我和老婆「冬儿」的淫乱生活
一、回家

火车终於进了站,回家了!回家的感觉真好,又能见到冬儿(我老婆)和孩子了!又能吃上面条了!
这一趟一走就是二十多天,在外面还没有这种感觉,越是快回家,这种感觉就越强烈。

「爸爸!」我刚走进楼道就听见了孩子清脆、响亮、亲切的叫声:「爸爸,我想你了,你给我买好
吃吃了没有?」原来不是想爸爸,而是想爸爸带好吃的,这个馋猫!

「买了,但是是给妈妈买的!」我笑着说。

「不行,你答应给我买的!」妞妞急了。

「爸爸买了,他是逗你呢!」冬儿笑着对孩子说。

我进了门,放下行李,抱起妞妞在她粉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

「吃没有?」冬儿问我。

「还没吃,我不想在火车上吃。」我放下妞妞说道。

「正好这还有面条,还热着呢,快吃吧!」冬儿说。

「妞妞,我们拿上好吃吃,但今天不吃了,马上要睡觉,明天再吃好吗?」

「有好吃吃喽!」妞妞高高兴兴地拿了好吃的进了卧室,冬儿跟了进去。我三下五除二便吃完了面,
坐到了沙发上,想着一会和冬儿如何「战斗」。

好久没看碟了,我於是拿出了和冬儿自拍的两张「A片」。一张是我们结婚第二年拍的,一张是结
婚第五年拍的,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七年了。

第一次跟冬儿看「A片」是第一年的事了。开始冬儿不好意思,但又被里面激烈火热的场景所吸引,
忍不住要偷偷地看,看多了也就习惯了。

那次和冬儿一起看一个「A片」,才看不到五分钟,冬儿的「小妹妹」(我对阴部的叫法)早已湿
漉漉了,我於是拉开裤链,掏出小弟弟,抱起冬儿放在腿上,把她的内裤拉开条缝,「噗哧」一声便钻
了进去。

那一次,我们模仿着片子里的姿势,一口气做了四十分钟,真爽!但冬儿不太喜欢欧美的「A片」,
因为太直接了,翻来覆去就是「干」,看多了就没意思了,而且还有很多变态的做法,不过倒是能从中
学习一些技巧,比如说前戏、口交、手交等。

在以後的做爱中,这些技巧不知不觉便被我们运用了,而且效果极好,这也省去了我很多麻烦,要
不还得一样样地教她,从这一点上也要感激那些勇於献身「A片」的男女。

不过,有一点我要提醒各位,A片不能多看,否则男人只能自卑,女人则学会了自慰。因为A片为
了吸引眼球,找的大都是下体很粗大的欧美男人,亚洲男人练死也不会练成那麽大,什麽「阴茎延长术」
都是骗人,如同女人做隆胸术,花了钱还害了身子。而女人如很喜欢自慰,男人根本满足不了,只有自
己玩自己才过瘾。

冬儿比较喜欢看有情节的三级片,比如《肉蒲团》、《我为卿狂》、《查泰莱夫人的情人》,有时
我不在,自己还看得挺有滋味。

有一次冬儿问我:「你说这些都是真的吗?真有人愿意这样干吗?真有那麽多变态的做法吗?有的
还有点意思,有的让人看了只觉得恶心。」

「拍都拍出来了,还真的假的?这东西看怎麽说,它教坏了年轻人,也教会了年轻人。其实有些做
法只要夫妻双方能接受、能获得快感,就无所谓对错。不过,我也接受不了滥交、幼交、兽交。纯粹他
妈的变态!」我说:「不过现在我觉得你的口交、手交技巧进步很快!」

「那还不是老师执导有方!但为什麽有些片子里的人还要戴面具?」冬儿又问。

「有的是变态,有一些片子是夫妻自拍的,所以不愿意让人家看到脸。」我补充道。

「是这样啊!」冬儿好像终於懂了,点了点头:「老师就是老师!」

第一张拍的时候我还怕冬儿不同意,没想到冬儿只说了一句「讨厌」就同意了,看来是前面的教育
起作用了。

那一天,吃了中午饭我们把孩子送到了老人那就赶紧回家,先洗了个澡,这样乾乾净净效果会好一
些。洗完澡,冬儿穿着浴衣斜坐在沙发上,出浴後的女人就是漂亮,头发清爽飘逸,浴衣的领口低低的,
乳沟一览无遗,一条光滑结实的大腿露在外面,半透明的小内裤若隐若现。

我拉上了一面的窗帘,留了一面(这面前边没有楼),以便光线充足。「开始吧,同志。」我打开
了摄像机,调好了焦距。

「咋拍呀?」冬儿一脸认真的问道。

「先拍一段唯美的(指不暴露生殖器的),再来一段A级的,然後拍咱俩一块做的。」

「为啥不拍你单人的?」冬儿不平的问道。

「男人有啥好拍的?就一条棍!」我说。

「就要拍,你不看,我还看呢!要不都别拍!」冬儿噘着嘴说。

「好,好,我拍还不行?真服了你了。」我无可奈何地说。

「这还差不多。」冬儿顽皮地笑了:「你帮我脱。」

「这活儿我爱干!」我放下摄像机,坐到沙发上,双手轻轻把冬儿的浴衣从肩上褪下,两只雪白的
玉乳一越而出,两只乳头好像早有准备,直挺挺地立在那儿接受检阅。

我用手轻轻地捏了一下,冬儿笑着往後躲;把下身的浴衣一解开,冬儿的玉体就公诸於世,冬儿下
意识地把腿夹紧了。她的阴毛特别发达(据说毛发发达的女人,性慾很强。别的女人我不知道,但冬儿
的「性趣」确实很浓厚,当然这都是咱精心调理出来的),可怜的小内裤根本遮不住它。我拉着小内裤
往下脱,冬儿很配合地一抬屁股,小内裤便退场了。

我忍不住用嘴去吸她的乳头,手也顺势插进她的两腿间,「嗯,别闹了,完了再……」冬儿说,我
恋恋不舍地收了手。

冬儿站在客厅中间,浑身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青春光彩:飘逸的头发披散着,圆润的肩膀、呈半球型
骄傲挺立的双乳、平坦而结实的腹部,怒发冲冠的阴毛将诱人的阴部遮盖得严严实实,小屁股饱满结实
而上翘,光滑的双腿摆出迷人的姿势。

「知道我想说什麽吗?」我问道,冬儿摇了摇头,「女神!光看就是一种享受,更别说拥入怀中了。」
我说,冬儿自豪地笑了。於是我抓紧时间360度全景拍摄,冬儿也变换姿势配合着。

「好了,现在来局部特写,先从咪咪开始。」我把镜头拉近,对准了冬儿的双乳。这对奶奶太诱人
了!滚圆、结实、坚挺,看见它就想去抓、去揉、去捏。

我不是吹,能比得上冬儿的奶奶的真不多,黄片里的女主角也不过如此,因此许多朋友都对我羡慕
不已。

一次,几个哥们一起喝酒,其中一个说:「还是阿勇幸福呀!你老婆的咪咪美死了,得这样抓才行。」
说着伸出两手,作出满把抓的姿势:「看咱老婆,只能这样抓,五个手指捏着一起,好像在抓一粒米。」

哥几个哄然大笑。我虽有些脸红,但是心里却乐滋滋的。

「现在要摆几个特殊造型了。」我说。第一姿势是让冬儿坐在沙发上,翘起一条腿并尽量分开双腿,
好让小妹妹充份露脸,可惜阴毛太浓密了,基本看不见小妹妹。

第二个姿势是让冬儿双腿跪在沙发上,屁股对镜头,上身扭过来看镜头,没想到冬儿扭过来做了个
鬼脸,还把屁股扭了扭,这一扭不要紧,带动两只乳房也跳起了舞,那样子既风骚又顽皮。

第三个姿势是让冬儿站着背对镜头,然後下腰分开双腿,双手抱住小腿,这样一来屁股完全面对镜
头,阴部便一览无遗了。

这个姿势太诱人了!冬儿的双腿直直地分开站在地上,双腿弹性十足,光滑照人;屁眼仰望天空,
两片肥厚的大阴唇似张似合,露出诱人的一道缝,周围被浓密的黑森林簇拥着,两只咪咪在半空中游荡。
这姿势谁看了谁想做,不想是他妈的太监!

最後一个姿势冬儿死活不愿意做:是让她坐在床上,双腿高举全面暴露小妹妹,并用双手掰开两瓣
肥唇,好让人直视花心。冬儿说这个姿势太那个了。

两年前的冬儿还是一个纯情可爱、不懂男女之事的小姑娘,现在却已变成一个活脱脱的性感宝贝,
还是咱调教有方。

如果夫妻在自己的爱人之前还放不开,或者伪装出什麽样,那才叫难受。在性方面,男人都希望自
己的老婆能热情些、开放性,甚至放荡些,但又不能表现过份,而且只希望对自己这样。女人又何尝不
是呢?

俗话说得好,「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哪个女人都希望自己的老公是个性爱高手,不但体贴温存,
而且善於引导,能引领她登上高潮的巅峰。在性生活方面,男人的责任确实比女人的大,难怪有一次干
完後,冬儿说她是一个「性福」

的女人,也是一个幸运的女人,边说边用手抓住我的小弟弟。

对於她来说,做爱是一件既快乐又新鲜刺激的事,是一种享受,而且常常能达到高潮,那种感觉美
妙无比,非语言所能形容。但她也为有些女人感到悲哀:他们办公室六个女人,只有她和小李感到性生
活很满意,有一个竟然结婚三年从来没体会到一次高潮,另外三个只体会到了屈指可数的几次,她们都
对冬儿感到羡慕不已。

我说我也一样,无论人品、性格、身材,咱老婆都没得说。尤其是身材,是咱梦寐以求的魔鬼身材,
尤其是做起爱来真够「骚」。冬儿听了,轻轻掐了我一下。

我紧跟着说:「是那个『臊』,不是那个『骚』。」(有时小妹妹的味道确实有点「臊」)气得冬
儿用一双粉拳一个劲地打我。

「该你了。」冬儿抢下我手中的摄像机,这下轮到我不会了,因为男人东西实在太少,也没什麽好
的姿势。我只好脱了衣服,做出一些威武雄壮之势。

冬儿边拍边笑,看得我倒有点不好意思,手足无措了。「别动,现在给小弟弟来个特写。」冬儿把
镜头拉近小小弟弟,足足拍了两分钟。

「该拍龙凤戏了。」我架好了摄像机,上了床抱住冬儿。今天的冬儿特别迷人,眼中还露出一种特
别的期待。我俩互相看着对方,四唇相接,我的手擎着了冬儿的乳房,又滑进了冬儿的下身,冬儿的小
手也握住了我的小弟。

不一会冬儿的身子便开始扭动了,下面也出水了,我於是躺下,用手指了指小弟弟,冬儿心领神会,
用手套了两下,便一口含住了龟头,一进一出,做得很是认真。记得刚开始我让冬儿口交,她就是不肯,
说不卫生,其实主要还是不好意思。我没有强求,但每次却把冬儿的阴蒂舔得好不舒服。

後来「A片」看多了,冬儿也就接受了,并且有一次主动提出要为我口交,但条件是不允许我看她。
於是冬儿用被蒙住头,在里面作起了口交。过了一会,看她进入了角色,我猛的把被掀开,把冬儿闹了
个大红脸。

可能是没经验的原因,一下吞得太深,小弟弟顶住了她的喉咙,搞得她有点难受,我爱怜地拍了拍
冬儿的小屁股,让她慢慢来。从那以後,冬儿的口交功夫大有长进,快成了一个小抽水机。(如果控制
不好,很快会把你抽乾。慎重!)

冬儿给我做口交的时候,我的手也没闲着,一手专司乳房,一手伸向了冬儿的屁股。好家伙,小妹
妹已吐出好多口水,我的手指揉着这两片阴唇,突然插进去,冬儿这时毫无心理准备,想说话又说不出,
喉咙里乌隆了一声,阴部下意识地收缩一下,那样子真滑稽。

随着手指在阴道里上蹿下跳,冬儿的屁股开始不停地扭动,春水也止不住地往外流。我一时性起,
把冬儿的屁股抱到我的嘴上面,开始表演「吸芯大法」。

此时,冬儿不但屁股不停地扭动,全身都开始扭动,身体像波浪一样由後向前一浪接一浪。

时机已到,我立刻提枪上马,从冬儿的後面插了进去,冬儿喉咙里「嗯」了一声,好像在说总算进
了,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了。

「後庭开花」是我比较喜欢的一种姿势,因为看不见她的脸,我便可以肆意妄为了,更主要的是我
喜欢看小弟弟撞击冬儿屁股时的「臀浪」,一浪接一浪,煞是养眼。而且还可以双手向前一手握一只乳
房,随便把玩也不用看冬儿的「脸色」。

然後该冬儿唱主角了,她喜欢骑马(分前骑和後骑),那天尤其玩得尽兴。

为了保证拍摄质量,我们尽量把最佳的姿势、最刺激的部位对着镜头。

後来看的时候发觉效果不错:尤其是最後「冲刺」一幕,射精的一刹那,小弟弟一阵阵颤动、前冲,
连带阴囊也不停地收缩,好像都要钻进阴道里似的。一股热流倾泄而出,而冬儿的小妹妹也连连抽搐,
把小弟弟握得更紧,好像生怕它跑了。

第二部是第五年拍的,这次我们俩自如多了,也放得更开了,什麽姿势都出来了,道具也用上了。
我们说好给对方各准备一件性感的衣服,我为冬儿准备的是一件「羽毛三点装」,两乳头各一朵羽毛,
小妹妹两朵羽毛,屁股沟上一朵羽毛,穿在冬儿的身上煞是俏皮、可爱。

冬儿为我准备的是一件黑色透明三角裤,前面的布仅仅把小弟弟包住,半个球球还露在外面,小弟
弟一站起来就露出头了;後面纯粹没布,只有一根黑线从屁股中穿过。(这也是他妈的人穿的?)

冬儿有几个镜头极富挑逗但又不失可爱:一个是坐在一把椅子上,一手玩着乳房,一手的手指插进
了小妹妹,仰头闭眼作「享受状」;一个是噘着嘴,眼睛看着下身,一手背在身後,一手拿着一只香蕉
摆在两腿间,那样子好像在说:快吃,小馋猫!

我也毫不示弱,摆起了姿势:首先是「007」型,上身光着身子吊了根领带,外套黑西装,下身
只着三角裤,两脚分离,手握双枪(孩子的玩具枪),一脸「重任在肩状」。其次是一全裸图,仍是站
立着手握双枪(一支玩具枪,一支自己的「枪」),然後自然是一场动人心魄的世纪大战,以两次战斗
完满结束。

「想啥呢?一个人傻笑。」不知什麽时候冬儿已站到了我的身边。

「想起过去那美好时光!」我答道。

「意思现在不美好了?」冬儿笑着问。

「现在更美好,更需要!」我一把将冬儿拉进了怀里:「想不想我?」冬儿点点头。「哪想?」我
问,冬儿一手搂住我的脖子,一手很自然地放在我小弟弟上:「哪都想!」

「我看主要是这想。」我也一手插进了冬儿的两腿间,两人便狂吻起来,并相互开始脱衣服。

我突然发现冬儿今天穿的是一套新内衣,「好不好看?」冬儿期待地问我,「这衣服穿在你身上就
是不一样!」我由衷的称赞道。

「当然了,这是名牌嘛!我在联洋看了两次都舍不得买。好是好,就是太贵了,前天一看打五折,
我才买了。」

说到这一点,我不得不说冬儿在这方面确实是个好老婆。从我们认识开始,她就从不乱花钱,但该
花的钱也从不吝啬,比如给我买西服、买电脑、买数码摄像机,给老妈换彩电都毫不犹豫。

那年我们决定每月孝敬给父母一些钱,你猜冬儿说什麽?她说:「把钱给你父母吧!我父母现在还
在上班,也有收入,就不用给了,等他们退休後再给也不迟。」听完这句话,我真的很感动。冬儿虽然
年龄不大,但却心地善良、善解人意,这样的好姑娘到哪里去找?你们说呢?老少爷们,努力工作吧!
也好对得起冬儿和孩子。

但冬儿对自己却很吝啬,衣服买得少而且不贵,虽然穿上也不错,可我总觉得愧对冬儿。那次冬儿
在华都看上了一套内衣,但一看价钱,犹豫再三还是没舍得。考验咱的机会到了,我带足了银两买了下
来,并在情人节送给了冬儿,冬儿虽然口上说没必要,乱花钱,但从眼神看得出她很高兴,这不仅仅是
钱的问题,更代表老公的一片真情。

该脱的都脱了,冬儿手抓着青筋暴露的小弟弟,笑着说:「憋坏了吧?阿姨给你按摩按摩。」说完
边用小舌头开始舔我的龟头,边用手套弄阴茎,没几分钟小弟弟就流「青鼻涕」了。

冬儿一看时机到,随即一抬腿跨上「马」,将整个阴茎坐了进去,开始「运动」了,我则一手抓一
只乳房不停地揉捏。

五分钟後换岗了,我让冬儿跪趴在沙发扶手上,那小妹妹半张着,早已满口是「水」,我「啪啪」
拍了两下冬儿的小屁股,「噗哧」一声插了进去,开始有节奏地抽送。抽了几十下然後抬起冬儿的一条
腿,让她呈「小狗撒尿式」继续进攻,最後乾脆把冬儿翻过来,抱住她两条腿用「老汉推车」式接着干。

冬儿进入了高潮,一手扶沙发,一手使劲地揉自己的咪咪,下面早已水流成河,那爱液顺着大腿沟
流向屁眼,流到了沙发上。

「啊啊……啊……哦……哦哦哦……」冬儿的叫声一声高过一声,她越叫我越兴奋,抽动越快、越
狠,好像二十多天的劲今天都要用完。

後来站得我实在累了,说:「咱们到床上做吧!」冬儿双手抱住我的脖子,我抱住她的双腿,边做
边抱着她走进卧室。妞妞早已睡着,一点都没感觉我们的到来。

我把冬儿放在床上,趴在她上面继续干,她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身子,好像生怕我跑了。由於动作
太大,床也不停在动,突然妞妞翻了个身,我们立刻停了下来,看到妞妞没醒,我又肆无忌惮了。

「你轻点,别把孩子给吵醒了。」冬儿提醒我,我点了一下头,依然我行我素。

过了一会,我的肩上被打了一下,我一扭头,吓了一跳:妞妞坐在小床上,正看着我,我立刻翻身
下马。「妞妞乖,妈妈在。」冬儿赶紧起身抱住了妞妞:「宝贝,尿不尿?」见妞妞不尿,冬儿便搂着
孩子躺下,哄她睡觉,就把我一个人晾在了那里。

可是小弟弟憋得难受,还想要,我於是从後面贴住冬儿,分开她一条腿,从屁股後面把小弟弟插进
小妹妹里。冬儿扭过头狠狠的轻声说:「讨厌!你等一会不行?」

「我轻轻地做,没事的!」我说。於是冬儿哄着妞妞睡觉,我则在後面继续干活。

不一会,妞妞又鼾声响起,冬儿翻身坐起,似有深仇大恨的说:「看我怎麽收拾你!」不由分说便
把我按在床上,上了马,双手揪住我的两耳,小妹妹开始快速地上下套动,嘴里还念念有词:「叫你再
闹,叫你再闹……」幸亏我将意念从小弟弟上转移了,否则早泄了。

因为做得太猛,不一会冬儿就受不了了,叫声连连:「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
哦……」突然她停了下来,双眼紧闭、紧咬双唇,嘴里还说:「别动,别动……」然後我就感到阴道一
阵阵的抽搐。

「你说不动就不动?」我笑了:「年轻人,别着急,现在该我了。」我双肘撑床,从下开始往上顶,
「别,别,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冬儿已经上了高峰,头不停地摆动,头
发四处飞舞,乳房跳动得好像要飞离身体。我也集中精力全力冲刺,一会也上了高峰……【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