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小说  »  亲身目睹堂嫂与村长偷情
亲身目睹堂嫂与村长偷情
我名字叫阿生,我现在是广东东莞某大医院年轻的妇科副主任医师。看到这里读者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堂堂
男子汉什么专科的医生不好做,为什么偏偏要做妇科医生?回答这个问题大家还得给点耐心听我从头说起。

我的老家在广东清远一个偏僻贫困的石灰岩的一条小山村,20世纪80年代广东在中国大陆虽然已经是经济比较
发达的省份,但是我的老家还是一个每年都要靠国家财政拨款救济才能生存的重点扶贫地区。由于可供耕作的土地
少得可怜,家乡的成年人特别是男性几乎都跑到珠江三角洲一带去打工或者做生意去了,留在家里的绝大多数是老
弱妇愚。

我的父母是属于最早去珠三角谋生的第一批人,凭着他们的勤奋父母在深圳很快就有了自己的装修公司,我也
很快就随父母到了深圳读书和生活。

记得12岁那年我小学毕业放暑假,父母考虑到公司业务比较繁忙暑假没时间照顾我,老家的爷爷奶奶也多次打
电话来说想我回去陪他们,于是父母就把我一个人送回了老家。

回到老家才发现,这个地方本来就是一个小山村人口不多,加上很多外出打工的人都把孩子一起带到身边,我
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跟我一起玩的伙伴。最要命的是家里爷爷、奶奶还有大伯父经常为一点小事唠叨个不停非常烦
人,每天呆在家里心里总想找个地方逃出去。还算好我后来发现村头有一所农民摆放农具的房子,这里后来成了我
这个假期唯一喜欢去玩的地方。

这天刚吃完午饭我就跑到这所房子的去了,因为上午我在村边的小树林捡到几个蛋,我想起这房子的一角堆放
着高高的一大堆干稻草,爬上堆顶正好把它们藏起来。这时听到房子的大门被人推开的声音,因为不想被其他人发
现我收藏的秘密,所以我就趴在稻草堆中一动不动地观察。我看见从大门中一前一后闪身进来两个人,进门后马上
就把门关上不但插上门闩,其中一个人还顺手拿起一根木棍把门从里面顶住。他们转过身来的时候我透过稻草的间
隙终于看到他们是一男一女,男的是我们村年近60的老村长,而女的是刚嫁给我堂兄不到半年的堂嫂!这是村长正
牵着堂嫂的手朝稻草堆这边走过来,出于好奇我睁大双眼留意着他们的动静,脑子里面不断地问他们这个时候来这
里干什么呢?

老村长在我们村当村长已经很多年了,在农村当村长的威信非常高权力非常大,在村里村长的话就像皇帝的圣
旨,所以老村长在村里一直很受人尊敬,也有很多人怕他。我堂嫂不是本地人,听父母说过堂嫂的老家在山西,是
堂兄跟父亲在外面做装修工程的时候认识的,在深圳同居一年多后有了身孕,因为堂兄和堂嫂还没有到达结婚年龄,
所以堂兄就把堂嫂送回老家生孩子。曾经听父亲跟堂兄说过,堂兄的结婚酒和孩子的满月酒是一起办的酒席,老伯
父也说过这才是双喜临门。

话说回来,村长牵着堂嫂的手还没走到草堆边就一把抱住堂嫂的腰,嘴巴一个劲地往堂嫂的脸上和嘴巴揍过去,
堂嫂开始总是把脸侧过去,一只手推着村长的脸,好像一边撒娇一边说:「看你干吗这样急嘛?」、「看你,又喝
那么多酒干嘛?你到底还行不行嘛?」。村长一副嬉皮笑脸又迫不及待的样子,嘴里说着半咸不淡的普通话:「人
家心急嘛!你都那么长时间没给我啦!想你想死我啦!」、「来啦,美人,我会好好疼你的啊!」。说着村长的双
手已经从堂嫂的衣服下面穿进去,两只大手在堂嫂的乳房上乱抓乱摸。这时看到堂嫂好像站不稳似的,把头往后靠
在身后紧抱着她的村长的身上,嘴里不停地说:「就知道你坏,你是个大色狼!」。我还看见堂嫂翻过手去摸村长
下面已经鼓起来的裤裆。

当时虽然我只有12岁,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如果说开始他们进来的时候,我还猜想着他们要干什
么的话,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以一个小学毕业生的年龄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判断他们想干什么了,况且我已经在深圳生
活了将近4 年!看到这里我感觉到自己的生理在不知不觉中产生了变化,下面的小鸡鸡不知道什么时候涨得非常厉
害,全身的血液好像正在被火着煮一样,自己也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一下一下地响。房子周围都有茂密的树木,
所以房子不但隐秘也很阴凉。尽管这样,看见村长和堂嫂的这些动作,听到他们这样清晰的扇情对话,我马上感到
口干舌燥大汗淋漓。

老村长摸了一会儿堂嫂的乳房,好像并没有得到充分的满足。只见村长粗暴地将堂嫂软绵绵的身体放倒在稻草
堆旁,随即双手并用麻利地将堂嫂漂亮的碎花衬衫纽扣完全解开,把乳罩往上推,堂嫂一双白嫩的大乳房马上弹跳
出来。村长双腿跪在地上贪婪地把嘴巴覆盖在堂嫂的乳头上使劲地吸狁着,一只大手正在迅速地把堂嫂的牛仔裤裤
头解开往下推。堂嫂躺在稻草堆上口中低沉地发出依依啊啊的叫声,当牛仔裤裤头的纽扣被村长解开的时候,堂嫂
还将腰向上抬起来,配合村长非常顺利地将内外裤一起退到接近小腿的地方。村长把脱堂嫂裤子的手缩回来,手掌
在堂嫂长满浓密阴毛的耻骨上来回摸娑。堂嫂双腿慢慢地来回蹬踏,现把一双高跟凉鞋蹬掉,然后把内裤和牛仔裤
也完全蹬掉,然后把双腿微弯向外张开。这样村长的大手就可以完全毫无阻挡地摸到堂嫂的整个阴部了,村长一只
手一边摸,另一只手一边把自己的上衣脱掉,接着一边把自己的皮带裤子都解了下来。接着村长站了起来把裤子和
皮鞋蹬掉,这时我才发现村长这是居然像一头拉着犁耙的牛一样喘着粗气。村长换了一个位置,将堂嫂的双腿向外
更加张开,然后跪在堂嫂的双腿下面,伸手往堂嫂的骚B 摸了摸。说:「XX,你今天水真多,我今天最少要屌你两
次。你说好不好?」堂嫂这时翻身坐起来,不知道从那里翻出一条毛巾铺垫在稻草上。对村长说:「第一次让我在
上面。」村长说:「哪不行,哪不行。这样我会让你搞死的。」说着抱起堂嫂就往毛巾上放,接着又嬉皮笑脸地说
:「这次等我在上面屌完这次,等会儿你再上来。」话没说完就往堂嫂的身上压过去,没让堂嫂说话,村长用手扶
正了一下那条粗大发黑的阳具,对准堂嫂的小B 一下就顶了半截进去。「啊!——哦!」堂嫂马上向外吐了一口气。
村长马上快速地抽插起来,随着「嗞蹼!嗞蹼!——嗞蹼!」的声响,堂嫂在村长的胯下一边扭动着身体,一边低
声呻吟。随着村长抽插速度的加快,堂嫂呻吟的声音的频率也在加快,抽着抽着堂嫂居然把两条美腿用两只手抱住
像个V 字一样高高地竖起来。村长急速的抽插突然停了下来,原来用双手支撑着的上半身伏在堂嫂雪白嫩滑的身体
上,双手抱紧了堂嫂,堂嫂也将原来抱住双腿的手放开改为抱紧村长的脖子,口中突然发出了长长的似笑非笑似哭
非哭的「呜!——呜!」叫声。就这样他们相互抱着大概有不到一分钟,堂嫂就把村长的身体推着翻过来,这时的
村长就像一头死猪似的张开四肢仰躺在一堆干稻草上面急速地喘着粗气。

接着他们大家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就这样静静地仰躺在干稻草上。大概过了不到10分钟,村长伸手在
裤兜里摸出一包香烟点上一根,坐起来把身体靠在草堆上,然后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在土着烟圈。这时堂嫂也侧身
伏在村长的大腿上,用一只柔软的纤手拨弄着村长疲软的小弟弟,一边拨弄还一边撒娇地说:「看你多没用!自己
舒服完就把人家拉下不管了。」村长一边抽烟一边用手一会抚摸堂嫂的头发,一会抚摸堂嫂的后备,一会又把手放
在堂嫂嫩白的乳房上搓揉,嘴里说着「心肝宝贝,不要急嘛!先歇一下,等会保证让你舒服过神仙!」「骗人的,
死鬼才相信你哪!看你老二弄来弄去都抬不起头。唔!你这死鬼,你叫他快起来嘛!人家还想要嘛!」「行,行,
行!马上就好啦!」「唔!你骗人的,你看它比泄气的气球还要软,你叫他怎么可以给人家嘛!唔——!我要——!
我要它马上硬起来嘛!」「行啦!行啦!再等会马上就好啦!再不行你就帮我把它吹起来。」「我才不干呐,在家
我老公我也没帮他吹过。」「你来嘛!」村长用手一把抓住堂嫂的头发,顺手就把堂嫂的头往他阳具摁过去。堂嫂
本来是想把头往后缩的,但是被村长抓住头发,就这样堂嫂的整张脸就都贴在了村长的裆部。堂嫂嘤嘤嗡嗡还想说
什么,村长稍微动了动屁股把双腿叉开,堂嫂就已经整个人趴在草堆上脸部正好对着村长的老二。村长双手抱着堂
嫂的头,双腿像一对大钳子穿过堂嫂的腋下围住堂嫂的腰部绕了一圈,这样堂嫂就只能像一条母狗一样趴在村长的
胯下了。「张开嘴,赶快叼起来,使劲吸啊!」村长说。说起来也奇怪,堂嫂这是居然非常顺从地闭上眼睛张开樱
桃小嘴把村长的阳具一点一点慢慢地塞进嘴巴里面。开始动作比较慢,塞进去一点又吐出来,又塞进去一点又吐出
来,后来动作越来越快,塞进嘴巴的阳具也越来越深。说起来也奇怪,老村长原来耷拉着的疲软无力的家伙,经过
堂嫂嘴巴这样一弄居然像一条充气的轮胎一直涨大起来,涨起来的程度比第一次还要粗壮,我甚至可以看见原来老
村长原来很多褶皱的阳具暴涨得可以见到血管和青筋浮在表面,阳具的前端头部被撑得淤黑发亮比一个乒乓球还要
大得多。这时堂嫂突然从地上怕了上来双手捧着自己一对又白又嫩的大乳房向着村长的嘴巴送,村长也来者不拒叼
着边乳房使劲地吸。吸了一会只见堂嫂整个人站了起来,一条腿站在草堆上一条腿跨搭在村长的肩上,直接把蜜穴
小B 往村长的嘴里送。村长双手捧着堂嫂皮肤细滑的屁股,张开打嘴伸出长长的舌头往堂嫂的肉缝一下一下地舔起
来。经村长这样一舔,堂嫂的反应异常的激烈,只见堂嫂双手不断地狂抓自己一对白嫩的大乳。也许是还在哺乳期,
我看见在堂嫂自己狂抓乳房的时候,堂嫂的乳头居然有花白花白的乳汁喷射出来射在草堆上。堂嫂的身体随着村长
的轻舔疯狂地扭动,头像失控一样左右摇摆,口里发出一阵阵「哦——!噢!哦——!噢!……」模糊不清的呻吟。
不知道被添了多长时间,突然发现堂嫂的身体好像出现了一阵抽搐,堂嫂把原来搁在村长肩上的腿抽了回来,然后
跨坐在村长的身上喘着大气,一只手扶着村长血脉喷涨的大阳具,对着早已潮水汹涌的蜜穴小B 身体一沉,嘴里发
出一声长鸣——「啊——!」,就把村长的大鸡巴给整个淹没了。接着堂嫂整个人像骑在马背狂奔一样,疯狂地上
下颠簸。村长开始还用一双大手狂抓堂嫂的一对美乳,口中不断地狂呼着「爽!——舒服死了!唔——!快点——!
使劲!夹紧——!噢!……。」。就着样一会儿快节奏一会儿慢动作,这次他们做了将近30分钟。然后一个略带皱
纹古铜色的身躯和一个光滑白折的两个肉团紧紧的抱在一起,时间和空间也好像凝固了一样,这时房间里面只有两
个人不同节奏的粗重呼吸声(其实正确来讲应该是三个人的粗重呼吸)。

堂嫂跟村长的第一回合从进屋脱衣服到村长从堂嫂身上翻滚下马,总共不到20分钟,如果从插入到结束的时间
看最多只有短短的4 …5 分钟。第二次交锋光是插入到结束就有将近30分钟。如果以一个20出头的年轻少妇,梅开
二度那是绝对没问题的,但是对于一个年近60的小老头,这把年纪好有这样的精力和体魄哪绝对是叫人惊叹!事实
上后来我从医这些年来,从临床接触的案例上看,那也是凤毛麟角的例子。

一个12岁的孩子这样近距离亲眼目睹,一场这样刺激神经的性爱场面,大家想象一下结果会是怎样?这时我只
觉得身体好像爬满了毛毛虫奇痒无比,口舌干苦奇渴,小弟弟总想尿尿涨痛非常厉害,最后终于憋不住尿了出来。
说也奇怪,这尿尿的量比平时尿尿的量少很多,但是鸟出来的时候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痛快和舒服的感觉。还有尿尿
的时候我怕被村长和堂嫂发现我在这里偷看他们,我是闭着眼睛紧紧咬住嘴唇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后来长大以
后我才知道那是我的第一次童年遗精,我的第一次就是这样给村长和堂嫂拿走了!

可能是小小的年纪就近距离亲眼目睹了一场精彩的表演,后来假期以后回到深圳就把见到的事情跟父母讲,父
母再三叮嘱我要把这事从记忆中抹去,就当这事从来没有发生过。而且千叮万嘱这事千万不能对别人说。但是这事
情给我留下的印象中实在太深了,以至后来到了中学以后除了学校的作业,我就把精力所有精力都集中到研究女性
的身体和生理构造上,在中学阶段我看得最多的课外书籍是《家庭医生》、《大众医学》当然还有港台的色情杂志,
学习成绩最好的除了男孩子喜欢的理科就是《生理卫生》,高中毕业考大学的志愿首选也是医科大学。今天我能有
一份算是较好的职业,在舒适的环境下每天都可以看到自己想看到的各种个样不同大小不同形状的女性阴部,其实
我要感谢的是我的堂嫂,是她给了我对女性生理特征的认识和追求。

现在虽然每天我的职业使我毫不费力就可以看到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性格不同性状和规格的乳房和阴部,但
是我最想的最痴迷的还是我堂嫂那白折的乳房和她那润泽滋润的小B ,我有时甚至在意淫她那阴道。【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