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学校的艳遇
学校的艳遇
本人第一次写H文,感觉和以前写东西两种感觉,和看H文又是两种感觉,这篇文章写得颇有些一气呵成的爽
快,呵呵,还请各位看官多多指教星期五没什么事,正好未婚妻下午放假,我便开车到她们学校去接她,下午一起
去电影院看《让子弹飞》。本来上个星期天就答应带她去看来的,正好赶上公司临时有点事,就给耽误了,于是连
忙买好了电影票做出一副很殷切的姿态来请她……女人嘛,都是喜欢自己有点存在感的,而且现在两人刚定了婚,
感情也处于蜜月期,有时候虽然也拌两句嘴,却反而更增进感情。

未婚妻的名字很有意思,叫温柔……我们是通过家里安排的相亲认识的,我开始时因为名字而对她感兴趣,所
以接受了一向排斥的相亲,而在看到她之后,第一眼就被这个气质柔弱,长相甜美的小女人吸引住了,费了一个多
月的苦功才把她变成了自己的女朋友,之后两人感情急剧升温,不到半年便订了婚,婚期就在今年年底。

她是本地一所重点高中的语文老师,是个毕业于北师大的高材生,据说下个学期开始要兼任重点班的班主任了。
年纪轻轻的她如此能干再加上自身的美貌,理所当然的会成为整个学校男老师和男学生的梦中情人,而经常来学校
找她的我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这个学校大部分雄性生物的眼中钉、肉中刺,而每次面对那些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时,
我却有种不由自主的暗爽……说起来还真有种成就感,我自身条件只能说中等偏上,长得也是放在哪都不起眼的那
种,气质勉强算得上斯文儒雅,身高一米七九只能算不矮也称不上高大威猛,工作是在一家中型公司做网络总监,
月收入还没过万,车是国产车,房是分期付款……能打动她的,或许只是我那份真诚吧。

我把车停在了校内停车场,前些天因为实在受不了每次去都费一番周折才能进校门,就托人介绍把她们学校管
后勤的副校长叫出来一起吃了个饭按了个摩,又偷偷塞了点钱,换来一张临时出入证,当然虽然名义上是临时的,
因为有了副校长的签字也变成了他任期内都会有效的了……给小柔发了个短信,就等在她所在的教学楼的楼下偏厅
里了,之所以在这里等,因为这里可以吸烟,而且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操场上的可爱美少女,咳咳不对,是欣赏
那些挥洒着汗水的青春的身影……这个时间她们刚刚开始上课,而这里的主要学科都是两课时的,所以我还得等上
一个多小时,我正百无聊懒的吐着烟圈的时候,忽然身后穿来熟悉的甜甜的声音:「老公……」我回头一看,果然
是我亲爱的小柔,她留着前两天刚做的日式披肩短发,额前是可爱的刘海,身上穿了一套很有教师感觉的连衣裙加
开衫外套,修长的腿上穿着透明的水晶丝袜,足上的高跟鞋只是普通高度,却恰如其好的让她的身材得以最完美的
展现,而这个我平时迷恋不已的身影此时却被我忽略了,吸引我目光的是她手上扶着的一个穿着学校夏季制服的女
学生……这是怎样一张面孔啊!用精致这个我平时都吝惜用的词语来形容我都感觉不够用了,国色天香、倾国倾城
可能说得就是这样一张脸吧……她的五官有着少女特有的稚嫩,又有着超出年龄的妩媚,皮肤细致而晶莹剔透,宛
如上好的瓷器,一头长发自然的垂下,发质堪比飘柔广告中的女模特,身高和小柔差不多,身材略显轻柔却不瘦弱
……而此时的她却显得有些虚弱,香汗从她的腮上滑落,留在精致的下颚上,本来应是白皙的皮肤也泛起桃粉色的
潮红,那小模样看了让人心里一疼。

我愣了有几秒才恢复镇定,这才老脸一红,恍然觉得在未婚妻面前这样看别的女性有多不堪,连忙找话题说:
「小柔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上课吗,怎么下来了?这个女孩就是你说过的那个新转来的校花吧,长得真漂亮呵呵
……」小柔不明显的白了我一样,表示了一下对我刚才表现的不满,我就喜欢她这种大而化之、善解人意的性格,
从不在一些小事例如我多看了谁两眼,在她面前夸别的女人漂亮或者电脑里有美女照片之类的上面和我没完没了,
每次都是稍稍娇嗔一番就完事了。

「恩,这个就是我说的许菲同学,她上课时忽然感到不舒服,我正准备送她到医务室呢,就看见你了。「回头
又对那那女生说:「许菲,这是我老公闫涛,你叫他闫哥就行。」那个叫许菲的女生对我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怕生,
又似乎难受的不想张嘴。

「老公你帮送许菲同学去医务室吧,我有点扶不动了,而且这里到医务室还很远呢,我还得回去上课,本来应
该是找男同学送她去的,可刚才一堆男同学都争着要来,她就不好意思了,非得让我送她……许菲,让你闫哥送你
去行吗?」小柔的力气一直都很小,可能是从小就是乖乖女的原因吧。

看许菲轻轻点了点头,小柔就把手里扶着的她交给我,一触摸到她娇柔的玉臂,我竟然激动的有点发抖,深呼
吸了一下才平静下来,这时候小柔给了我一个「不要占人家便宜哦」的表情就上楼去了,而我扶着许菲一路走向医
务室。

我一只手拽着她的胳膊,一只手轻托着她的纤腰,隔着薄薄的校服衬衣,那温热而又柔软的触感让我一路上心
猿意马,好不容易保持着小弟弟不至于把裤裆顶起来出丑走到了医务室,却发现医务室的老师不在,喊了几声也没
人应声,只好先把许菲扶到医务室的床上躺着。

这时许菲好像更难受了,身上的汗越来越多,渐渐浸透了本来布料还算厚实的校服衬衣,使她玲珑的上身格外
的性感,晶莹柔润的小嘴里不断传出压抑不住的呢喃似的呻吟,身子不断的微微的颤抖着……我有些害怕了,这年
头的独生子女都宝贝的很,要是在学校出事家里绝对不能善罢甘休,这样小柔一定会多上很多麻烦,而且看着这样
一位可爱的女孩在我面前这么痛苦,我也不能坐视不理。

「许菲同学,你还好吗,要不我送你到医院吧?」我试探性的问道。

「我……不去。」只有三个字却很勉强的说出来,其间还夹杂着微微的呻吟。

我没说话,但过了一会看见她仍是那痛苦的样子,知道现在不是满足小女孩任性的时候,再耽误下去没准会出
大事,于是一手托后背,一手抄腿弯的把她从床上抱起,快速的向停车场走去。

许菲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反应过来马上开始挣扎:「你……放开我……我不去……不去医院……」我一声不
吭的抱着她飞速的走着,不理会她在我怀中的哭闹,幸亏她的体重很轻,挣扎得又很无力,而我因为平时的锻炼还
算得上身强体壮,才能一直抱着她走到停车场,因为是上课时间,我走的又是非教学区的路线,才一路没被人发现,
要不解释起来也是个麻烦。

把她按在后座上,走到驾驶位上启动了车子,这时她还在哭闹,挣扎着要打开车门出去,我把车微微提速,大
声吓唬她说:「别乱动,掉出去摔得你浑身蹭破皮!」果然女性爱美的天性让她不再打开车门跳出去的主意,而是
小声抽泣着求我让她下车,她不想去医院。我没理会她,出了校门直奔最近的医院,但是她一直在后面央求,直到
她说道「闫哥,求求你了,我真的不能去医院,去了医院我会想去死的」这句话的时候我才感觉事情不对,就把车
速减下来,说:「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我就不送你到医院,要是真有病,就算你不想去,我也不能放任你不管!」
「呜呜……我真得不能说,但我发誓……我说的是真的,我的病不是病……不用去医院的……我以死去的外婆的名
义发誓……我说的是真的,闫哥呜呜……我不骗你。」许菲夹杂着抽泣的细语变得让我的心格外的软,我也觉得这
个小女孩不可能以诅咒死去的外婆做代价来满足自己的任性,就柔声说:「那你说怎么办,你现在的情况越来越糟
了。」显然许菲也不知道该真么办,两人一下子静了下来,我也把车停在了路边,点上了一根烟,从观后镜看着她,
欣赏着那份带着病态的林黛玉一样的美。

「闫哥……」我把一支烟抽完的时候,许菲轻轻的叫道。

「嗯?」我把烟头扔出窗外。

「你……那个……能不能……」她的样子好像有点扭捏。

「怎么?」我有点烦躁了,不明白她到底怎么了,这么漂亮的一个丫头,事儿怎么这么多呢。

「能不能……能不能」她还是在那纠结着。

「你说。」我深呼一口气,尽量不吓着她。

「能不能带我……找个宾馆那个……躺一会。」说完这个,她一下子把小脸埋在了车座靠背上。

我愣了,呆在哪里半天,才咽下了一口唾沫,有点结巴的问:「你,你说宾馆?」「嗯。」许菲的声音就像蚊
子叫。

「去那干嘛?」「就躺一会,我就好了,求你了……」许菲把脸从车座上抬起来转向我,泪汪汪的大眼睛里是
让人不忍拒绝的哀求,她接着说:「我不想让人看见……我的样子」我实在是受不了她这小模样,只有叹了口气,
把车停到附近一个小型宾馆,先去办好了手续,然后回车里把许菲扶出来,老板娘看到许菲的样子也是啧啧惊奇:
「这小姑娘长得,跟小仙女似的,怎么?喝多了?」看向我那眼神里是强烈的对流氓的鄙视。

我没心情去解释这让我倍感冤枉的误会,把许菲送到房间的床上关上门,才松了一口气似的坐在了椅子上给小
柔发了个短信,告诉她我送许菲到医院了,一会回去接她,但没告诉她是哪个医院,这谎言说得我有点心虚,但是
要是跟她说我带许菲到了宾馆,就算小柔再大度我也没法解释,更重要的是这涉及到许菲的隐私,我还是替她遮掩
一下的好。

其实按照我平时对小柔的态度,这种事应该把情况都告诉她的,但是……也许……许菲那动人的样子扰乱了我
的决断吧。

回头看向许菲的时候,发现她的情况貌似更糟了,浑身的衣服几乎被汗浸透了,白校服衬衣变成了半透明状,
透出里面已成绯色的肌肤和那对已经颇具规模的淑乳外面包裹着的浅紫色胸罩,压抑的呻吟声开始有些连续起来,
娇躯以细微的幅度扭动着……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的心仿佛被小手抓住一样,心疼的而同时又是一阵发痒……也许
是感觉到了我的注视,许菲看向我,说道:「闫哥……你能不能……先回去」「不行!」我严厉的说,怎么能把她
这样危险的情况扔在这里,这种不是很正规的宾馆难保不会有坏人,而她又是这样一副诱人而又任人宰割的模样。

「你……在这,我……我不能……」她又开始扭捏了。

「不能怎么?」我问。

「……」她又不说话了,我真是没招了,总不能对她大刑伺候吧,唉……又过了几分钟,她的意识忽然貌似有
些迷失了,手开始自身上抓来抓去,我吓了一跳,忙过去把她扶起来问:「你到底怎呢了?」她睁开眼看见我,那
双迷人的眼睛里竟然饱含春意。「闫哥,我被人下了春药了,你……你和我做吧。」「什么?」我的脑子」嗡「的
一下,不相信刚才自己听到的话。

许菲一下子抱住了我,小脸贴在了我的胸口上,那湿热温软而又凹凸有致的身体接触一下子让我的某个部分坚
硬的隐隐作痛。我开始不知所措起来,头脑中残留的理智告诉这样不行,却实在受不了那让人无法自拔的诱惑。

「闫哥,我要你……爱我」胸口那发烫的小脸蹭来蹭去,细细的声音仿佛穿透了胸腔刺进了我的心,也撕碎了
我最后一丝理智。

我一下子疯狂起来,本来不知该放哪的手紧紧的抱住眼前的小可人儿,并在那玲珑的娇躯上大惩手足之欲,嘴
也喘着热气噙住那那微微张开的诱人红唇,舌头没费什么劲就顶开了皓齿,缠住了里面带着香气的小舌头。许菲有
些迷乱有些享受的呻吟声从鼻子里哼哼出来,让我的动作更加狂乱。

我的手把她的校服衬衣从裙子里拽出来,顺着下摆摸到里面抓住了一只娇俏的玉乳,隔着胸罩揉了两下感觉不
过瘾,又把胸罩掀了上去,紧紧捏住了那只颤颤巍巍弹性十足的乳房,另一只手绕到她后后面,从裙子的松紧带伸
进去揉搓那浑圆结实的翘臀。

这时我已经把许菲压倒在床上,她也没有被动的接受着我的狂热,虽然浑身无力但还是用尽全力的回应着我的
热情,一只脚儿不知什么时候挣脱了鞋子,穿着及膝丝袜的小腿在我的身上磨蹭着,两只手揽住我的脖子,禁闭双
眸,香舌弱弱的勾动着我。

不一会儿我又是一番大力吸吮后不舍的离开了那诱人的小嘴,双手开始忙活去解开她还有我身上的束缚,已经
湿透的校服衬衣被我以自己都不理解的速度飞快的解开了扣子,在她的配合下除下了,然后手口并用的去掉了胸罩、
校裙和剩下那只鞋子,而这时她身上就只有淡紫色的蕾丝边小内裤和及膝丝袜了,我看见在我身下玉体横陈的许菲,
那惊人的美态给我一种宛若梦中的不真实感。我极快的脱掉了自己的T 恤、长裤和内裤,再一次压到那令人血脉贲
张的年轻娇躯上。

我顺着许菲修长的颈子一路吻到那浅浅的小肚脐,双手在她裸露的肌肤上体会那令人爱不释手的纤腻手感,直
到我的那里已经硬到快要爆炸时,才迫不及待的褪下她早已湿透的小内裤,露出了她那只有着稀疏的整齐的毛发的、
粉色的私处,分泌的粘液让内裤和私处之间连着一道晶莹的细丝……我想都没想就吻上了那迷人的粉色小阴唇,舌
头也顺着滑滑的腔胫伸了进去,惹得许菲夸张的呻吟了一声,那美妙的声音给了我鼓励般得让我更努力的舔弄,这
时许菲的声音已经有些乱了:「闫哥,快……快给我」我知道她要的是什么,我这时也是到了无法忍耐的程度了,
我直起身来,一只手抓住她裹着黑丝袜的腿弯分开她的双腿,看着她有些侧着的皓首、因汗湿而贴在脸上的长发和
那美得惊人的娇容,扶着老二对准那娇嫩的小穴……「嗯……」「啊……」我舒服的呻吟和她略带痛苦的娇吟同时
响起,那紧凑的小穴猛的紧紧夹了两下,差点让我马上缴械投降。我连忙缩了两下会阴穴,才敢开始缓缓的抽动。

许菲的身体有着惊人的柔韧性,我两只手抓住她两只小脚,把她的两腿压倒几乎贴到肩膀,她秀眉紧蹙,双手
再一次勾上我的脖子,我就这样越来越快的抽送起来,她甜美的娇吟声也越来越大。

抽送了大概有不到五分钟我就有忍不住想射精的冲动了,不过我潜意识里知道时间不允许我梅开二度,而且这
种机会以后也将再也没有,于是用尽浑身力气缩紧会阴穴,并分散注意力,但许菲那娇稚的美态、完美的肉体、甜
美的娇吟无一不令我兴奋得发狂,只有拼了老命的对着那娇嫩的小穴一顿冲刺。

许菲这时候也早已渐入佳境,汗湿的皓首仿佛不堪蹂躏般的摆来摆去,梦呓似的说着一些听不清的话,偶尔还
夹杂着一声娇媚到了极点的嘤咛,我爱死了她这勾死人媚态,松开了她的小脚,捧住她的俏脸又是一番爱吻,而她
也热烈回应着,揽着我的双手力气越来越大。

大约有将近10分钟的时候我终于到了临界点,许菲也宛若疯狂的大喊大叫起来,我抓起她一只小脚,想也没想
的放在嘴里吸吮,而下面的动作越来越快,终于在最后几下深深的捣入后两人一前一后到了最高峰……激情过后的
两人仍无力的缠绕在一起,我爱不释手的抚摸着怀中可人儿那细致的皮肤,而许菲的药劲仿佛也随着刚才两人一起
的喷涌而过去了,一下子变得羞涩的不行,脸埋在我的胸口说什么也不抬起来。

我这时不得不表现得像一个长辈,一边轻抚着她,一边安慰这她,说一些「不要难过、一切都是天注定」之类
的骗小女孩的话,还发誓自己不会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是只属于两个人的小秘密,以后有什么事来找哥哥,一定
会帮你之类的来哄她。

过了一会我看她好了一些,才说:「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咱们赶紧冲一冲回去吧,不然一会肯定被怀疑了。」
看她点了点头,就直接拽着她到了浴室,两人一起简单冲了下,我不忘提醒她要好好淘洗下面以免怀孕,期间我又
大饱一番眼福,在理智强烈的坚持下才没再一次扑上去蹂躏那具迷人的肉体。

洗完了后我开车送她回学校,打开手机才发现刚才静音的那段时间小柔来了好几个电话,连忙给她回电话解释
刚才在医院忙没空接电话,现在都完事了才把许菲送回来。

把许菲送到了学校,在她复杂的眼神下给了她一张名片,拍拍她的香肩说:

「回去好好休息,有事联系我。」然后目送着她有些蹒跚的走向宿舍区。

看这个情况,也许,以后会再有机会也说不准,我心里想…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