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北方的山野
北方的山野
我的家在一个小山村,当地有个奇怪的风俗,儿子大了到16岁,必须先同自己的娘睡一觉,由性
经验老到的母亲用自己的身子教儿子完成男女交媾的全过程,从此,这个与娘性交过的男孩算是成人了。
规矩上说,每个男孩的母亲只提供一次性交教育。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母子间交媾有一种强烈的刺激感
乱伦感快感,有了一次就再也难以割舍。

我们家特别,我爹早年就去世了。娘将我和哥哥带大。娘让哥和我从小同她一起洗澡,我们有快感
娘也有快感,洗澡时娘的裸体引的我们下身勃起,鸡巴伸的粗长。倒我13岁那年,阳具已经完全成熟
了。哥的比我还大。娘很喜欢。

那年的夏天的一天,晚饭后纳凉时,娘穿的特别少。

「太热了。」娘这么说。一个肚兜一条小裤,几乎脱光了。

两只高耸的奶子露出一大半,连乳晕都在外面,雪白的大腿一直露到半个屁股。小裤紧紧的,阴户
像个小丘,映出成片的黑毛。我和哥坐她跟前,不知不觉,裤子顶的老高,娘笑着掏一把我和哥的裤档,
「翘的这么高干啥?」,经她一摸,阳物翘的更高了,半天软不下来,连路也走不了。娘盯着我们的下
体看着……。

夜里,哥进了娘的屋。一支烟后,油灯灭了。我悄悄爬起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隐隐有娘的声音,
后来许久毫无声音,正当我想回炕上时。突然,屋里传来几声激烈的响声,像是哥和娘在炕上打架打滚,
接着,娘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咛,然后,娘的压抑的叫声愈来愈响,也顾不的我听见了,一声声浪叫渐渐
淫荡起来,接着,传来哥哥的大声疯狂的喊叫,而娘的回应更下流淫浪。

「……来……来操你娘啊……娘等不及了……」

这几句我听的一清二楚。

我的鸡巴涨的又硬又高,听着她两的浪叫,我的龟头顶着木门上蛀开的小洞,想像是娘的小穴,射
精了。

第二天起来,娘的脸色一层红晕,眼睛水汪汪的——宛然一个初婚的刚刚领略男人滋润的少妇。

哥拉我到林子里,一点不漏地讲述同娘交媾的全过程。我不停的揉着硬的钻出裤挡的肉棒,连射了
两次精!

一星期后,娘笑迷迷地对我说,虽然我不到16岁,但听哥说我也长大成人了,所以今天夜里也同
娘睡,和哥两个一起同娘睡。我的心里乐开花!

进了娘屋,哥让我和他一样把衣裤都脱光了。然后跪在娘的炕上,看娘在明亮的大油灯下脱衣,只
见娘脱完上衣长裤,露出里面的小肚兜和极薄的内裤,雪白的大腿和脊背,两个丰满的大奶子露出一半,
小肚下凸起小丘隐隐透出一片黑色。我和哥的阴茎高高翘起,娘一扭一扭地过来,躺在炕上左手右手一
手一根大肉棒,开始捏弄起来。我和哥的下体满是浓密的阴毛,肉茎像两条蛇,娘的小手柔和的摸着,
我和哥都舒服的哼叫起来。肉茎更粗更长了,娘细细看着,口中喃喃道「确实大的很,老大的长,老二
的粗,也不知塞得进娘的吗?」她淫浪地笑起来。

说着分开双腿,扭动屁股,我看到隆起的大腿根,小裤薄布下满是黑黑的毛,「替娘脱了衣服。」
哥熟练地退下她的小裤,我解开她肚兜,就势摸一下她奶子,她乐的哼了声,娘一丝不挂了!雪一样白
的肌肤,丰满而有弹性,两只高高的圆圆的乳房一颤一颤跳着,深褐色乳晕上奶头儿象颗硕大的葡萄,
雪白滚圆的屁股,裂开的股缝露出菊花眼,下挡从屁眼下到前部阴户处大腿根满是茂密的黑毛,娘朝我
和哥做了个淫荡的动作,她朝翘着粗大阳具的我和哥分开她大腿根,顿时黑毛中一条淡褐色的淫荡的肉
缝露了出来!

「谁先上娘身子?」

「我!」

哥应了一声。忙不迭地扑去抱着娘的身子,开始摸乳亲嘴。当着我的面似乎他两更刺激,两个裸体
缠着滚到炕上,哥把娘压在身子下,娘的双腿分得开开的,我看见两人的黑毛绕在一起,哥的阳具像一
条长长的蛇,红的发亮的蛇头一颤一颤朝娘的黑毛里伸去!到娘肉缝口,哥的龟头轻轻碾转着,舔刮着
娘的阴道口粘膜,娘哼哼着,结合处流出许多爱液,娘使劲一搂哥屁股,这条肉蛇一下进去了。

我细细看着结合部,肉茎一进一出的在小孔里滑着,每一次都吞到肉茎根部,几十次后,哥大叫着
「出来了……出来了……射了……」哥紧紧压着娘的身子,阴曩绷的紧紧的,娘的阴唇一次次收缩着,
缠绕着的黑毛互相挤压的贴一起,两人的胳膊死死搂着对方身子,娘兴奋的两眼放光,口中叫喊着淫乱
的话语,最后,哥瘫到在娘身上,射精结束了。

可娘这时正处於兴奋高潮中,她的性欲还没有满足,而哥却射了,娘难受的脸通红通红!拚命分着
大腿,抬高屁股,喊着催我快上去,我挺起阳具,下体对上娘的下体,压上娘的身子,脸埋在双乳间,
女人的裸体的软绵的感觉顿时让我极度兴奋,我疯狂地轻咬她奶头,硬硬的奶头在嘴里简直淫荡极了!
14岁的我赤裸裸压在娘30的身子上,竟是正好相配,由於娘的密穴口满是她的淫水和哥的精液,我
的肉棒竟不知不觉已滑进了她小蜜孔!龟头被阴道内肉跌子刮的一阵从未有过的舒服,我意识到已在同
娘交媾了!我的肉棒极粗,娘虽未觉得痛,但仍忍不住闷叫一声,肉茎表皮紧紧擦搓着淫穴的粘膜,插
到了底,龟头顶在子宫口上,娘后来说是穴心。我和娘对视着,娘乐不可支,淫声浪气,夸我比哥更厉
害。

「来,娘教你!直起身子,一下一下地用鸡巴的头插娘的穴,尽量慢些,插三下浅一下深,不要拔
的太出,会断了你和娘的快感,千万别射精,娘数数,看能干多少下。」

娘又教「如果要射了,赶紧说一声。」

我听着娘的教诲,两臂挺起上身,看着下面的结合处,有力地抽插起来,「干女人是这个味道,太
舒服了!」我心想。娘舒服得闭着眼,哼浪叫着,发泄性快感。哥已睁开眼,看着我和娘干,手摸着娘
的乳头,使劲揉着,拚命刺激娘,一百多次有力抽插后,我感到要射,娘赶紧退出,同我打叉,等我平
静后再伸进去。这一回干了四百朵次,娘疯叫着「四百了!还没射,娘从来没见过!」说着娘突然浑身
抽起来,阴穴有规律地夹着我阳具,嘴里喊着「我要死了要泻了我受不了了!」阴道里的淫肉紧擦着我
龟头。我只觉的一阵极度的冲动,一种要了这个女人吞了这个娘们的感觉,喉咙里不觉发出一种野兽般
的咯咯声,一股热流从小腹深处睾丸内冲出,无法抑制地直冲过长长的阳具,喷出龟头的马眼,箭一般
射入娘的穴心深处!此时我感到娘的阴穴里也冲出一股热水,包满我的肉茎,然后挤出性器交合部,流
满我的阴毛和大腿根,甚至炕上都是湿淋淋的。娘紧紧抱着我,两人一动不动,只有阴穴一下一下挤压
着阳具,只有交遘的双方才能感觉到的肉体深处的无与伦比的快感!

射完最后一滴,我软了,娘也软了,我趴在娘身上,性器滑出娘下身,无色的淫液和白色精液混着
缓缓流出娘的骚穴,三人赤裸裸一丝不挂地横在炕上。娘有气无力的说「只是听说女人最舒服时会射阴
精,娘今天才算尝到滋味了!这辈子活的不冤了!」

从此一连数月,娘三个夜夜脱的精光的性交。娘的皮色愈来愈娇嫩水灵,两个儿子的精液滋润着,
夜夜有大量乳白的精子浇灌她的花芯。生活再苦再累,也日日夜夜有滋有味。

这一天,娘同我们去河边割草,同去的还有同村两个婶子。娘同我们说,这两个婶子都已死了男人,
又没有儿子,都乾巴了,今天去山里,没人处让我们替她两滋润滋润。一路上她两老朝我们笑,几次在
我们身上摸来摸去。我们就势也在她两奶子上大腿上屁股上摸摸,她两舒服的直说浪话。几个人边割草
边打情骂俏,还互相间剥下裤子,在档里掏掏摸摸,我和哥的阴茎让她们摸了几十次,当然她两的阴户
也让我和哥摸了几十次。

割完草已是响午,天热,娘说下河洗澡,河水很清很浅,周围再无人迹。我和哥脱光了就往河里走,
那两婶死死看着我们的下体,不知说句什么,三人笑的前仰后弯。接着,三个女人都脱光了身子下水了!
娘的身子我们常见,可别的女人的赤裸裸的肉体实在让我们兴奋,顿时,下体的肉棒高翘起来。近在咫
尺,五个一丝不挂的男女,互相看着裸露的每一个隐密细节,一个婶子胖而高大,浑身肉滚滚的,一对
巨乳,阴毛茂密,另一个婶子小巧玲珑,阴部一根毛也没有,嫩白的阴户像一片蚌壳。她们和我们都挪
不动身子了!

「来,先同我干,让她们看一回!」娘喊道,她觉得自己儿子同人家干她有点亏。

娘往河滩一躺,两腿分开,露出淫缝小洞,就同我们招手,哥走去猛地压上,阳具顶住了穴口,当
着两个婶子的面,开始交媾!由於进入太快,娘喊痛了。

我将哥推下娘身子,趴下把头埋入娘两腿间,看着阴毛密佈的大小阴唇,用嘴舔起娘的蜜穴,娘先
是大惊,但后是难以述说的刺激快感,她随即大声浪叫起来,这叫声是从未有过的淫荡,像发情的母兽
的嚎叫,我拚命用舌头舔刮她的性器,将舌头猛插入小密孔又慢慢拔出,当看到这么多裸体的娘们在看,
更舔的娘穴水横流,淫哭荡叫。

「看,伸出来了!」二婶叫起来。

我赤裸的下体阴毛里阴茎蛇似的伸向娘的阴穴,通红发亮的头自己寻着路找向能进去的洞口,在环
形的肉唇处磨着,挺的直直的,伸进去了。「太硬了!」

娘压在下面叫着,肉蛇时进时退,玩弄着小洞,最后猛插到底。娘浪叫着,我直起身子,撑住上身,
在大家注视下用下体抵住娘下体,紧紧咬合着一口气插她六百下!奸的她紧闭着眼一次次性高潮过足瘾
后,射精了。

我和娘光天化日之下赤裸裸地瘫在地上。两个婶子的下体只是控制不住地流淫水,粘糊糊地顺腿根
往下流。

「老二真行,老二真行!」娘在半昏中喃喃评价着我的性能力。然后说,「老大,去同你大婶干,
让她解解馋!老二,歇会,再同你二婶干!」

哥同大婶子搂着摸着滚在水边沙地上,开始舔婶的肉缝儿,不一会,大婶子乐的浪叫起来,像发情
的母猪,肉缝里淫液横流。

小婶子坐我身边,摸着我的软软的阳具,突然伏身张口将软肉茎含在嘴里,用舌头舔刮龟头和冠状
沟!真舒服!我伸开四肢,躺在沙地上享受小婶子的服务。

阳光下,五个一丝不挂的男女滚在沙地上,由於荒无人烟,人人无所顾忌。

放开了胆子干!

我的肉棒在小婶子嘴里渐渐又硬了!慢慢伸长慢慢涨粗,最后大的小嘴里容不下。吐出一看,直挺
挺硬的铁棒似的立在下体毛里!小婶子回身将下体分开顶我嘴边,继续舔我龟头,我看着婶的阴穴,洁
白无毛,两片大阴唇翻开,露着血红两瓣小阴唇,一丝淫液挂着,我张口舔去,她身子猛地一颤。我的
舌尖舔,刮,含,插她蜜孔,蜜孔里蜜汁横流,哗哗流下来都进了我的嘴里,酸酸的,带点娘们的下体
骚味。她将阴穴坐在我嘴上,我用舌尖深插进去,她浪叫起来。我知道她舒服透了,翻身把她压在身下,
使劲抱着她小小的裸体(有种小娘们大姑娘的味道!)拚命压着,那软绵绵的肉体别提多性感多刺激了,
两个乳房捏在我手里,摸着揉着,由於刺激,她极力分开大腿,挺起下身迎合我的阳具头。

「快,快干我,超了我!婶子难受死了,快把大鸡巴插进去呀!」

我用龟头在她蜜孔口点着,磨着,就是不进去!她要急疯了!

密穴里的淫液流的满屁股都是。

我屁股使劲一顶,红亮的龟头挤开淫唇,碾磨着进去了……

接下去大家都知道,猛烈的抽插后,再次射精,两个洁白的裸体胶合着,进了天堂!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