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痛苦的婚姻与虐待
痛苦的婚姻与虐待
眼前的世界是如此的黑暗,暗无边际;我已经麻木到了极点,心里已经再也感觉不到生命的意义。这一切的簇拥者:琳,我的妻子,我的爱人,我曾经的天使,现在的魔鬼。我该恨吗?该!我该怒吗?也该!我该彻底的放弃吗?应该吧!为什么?在我决定将事情慢慢遗忘时,你却又给了我重重的一击,将我那已经破碎的心彻底的击打成尘埃。到底为什么?我不懂,真的是不懂……痛,现在我唯一知道心里留下的只有痛,痛的他妈的还是痛!只有痛……**************************************************************痛!头好痛!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似乎已经彻底分离,我想挣开眼、抬抬脚、动动手,可是这些熟悉的部分却怎么也不听使唤,留下的只有痛!很痛!我是谁?我努力的思索着,终于我想起来了,我是峰。一个自以为" 成功"的男人。为什么现在我会如此的痛?琳,对,是琳。我的天使。她再一次的背叛了我!我没办法不痛,我爱她,俗话说:爱之深、痛之切。现在我很痛很痛,看来我应该是很爱很爱她了。我爱她。但她却背叛了我们神圣的婚姻、炙热的爱情。所以我无法不去痛!心真的很痛!很痛!我慢慢的思考着、回忆着。这些日子的一切走马灯般从脑海中流过。终于来到了结尾。那曾经记忆中的故事也到了最后……我慢慢的回忆着:我打了琳,因为她再一次的背叛了我,我在公园内再一次的抓住了她,她和X涛激情的拥抱在一起,我没办法不打她,因为我是个男人,真正健全的男人。不是心理变态的绿帽子龟。眼前的一切由不得我不去愤怒,尤其是她阻挡我去抓住那个" 奸夫" 的行为,让我更加的暴怒了,当时的我只想毁灭一切:X涛、她、当然还有我自己。可惜,X涛跑了,只剩下她。没杀了X涛之前,我不能先杀了她,所以我推开了她。激愤的离开了。回头时,我看见了静,X涛的女朋友,奸情的泄密者。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我也没心情去仔细思考。心中的怒火已经掩盖了一切,我抓住了静,拉着她上车离开了伤心的地方。后来,暴怒的我已经无法思考,也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只想着发泄,尽情的发泄,痛快淋漓的发泄。发泄心中的压抑;心中的苦闷;心中的愤怒;心中的剧痛。呵呵!静,这个令人费解的小骚货,竟然体贴的替我安排了发泄的节目。一次兴奋到极点的刺激之旅。曾经的宾馆,熟悉的房间。小妖精用不知什么时候准备的全套工具激情的诠释着婊子的定义。"峰哥,别想那个婊子了,那个烂货有什么好的,忘了她,让我来好好的服侍你!" (他是婊子,你是什么?我恶毒的想着。)说着,扭动着蛇一般的身躯,性感的脱去了身上的衣物。赤裸着身躯靠近沙发上的我,伴随着骚到骨头的呻吟,慢慢的俯下身子,很低很低,几乎平贴在了地面上,又缓缓地抬了起来,几乎是爬着来到我身前,没有用手,只有嘴,一点点的咬着拉链扣,底裤边,释放出了我的阳具。带着享受般的神情一点点、一寸寸的洗刷着、吞噬着它。无比的仔细,使它压抑不住的怒挺了起来。膨胀、膨胀、再膨胀。在我射精前的那一刻,小嘴一吞到底,那么深、那么彻底。紧接着狠狠地允吸着,仿佛想将鸡巴吸入腹中。顺滑的小舌也伴随着快速反复的舔着鸡巴下那条粗粗的青筋。爽,只剩下爽。从来没有过的爽。我射出了人生中最爽的一炮。白白的精液直射入腹,真的是入腹,没有半点阻隔的直射,射的好远、好深、好舒爽。正是此处虽是假洞天,别样风情胜真景!我不由心中大喊一声;" 操,KJ万岁!"婊子就是婊子,吸完了最后一滴精液,妩媚的抬头挑逗着我;" 怎么样,涛哥,比你老婆那个骚屄强吧?"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刚刚遗忘的怒火不由再次暴涨了起来,愤怒的我一把就起了静的长发,站了起来,拽着她走向了工具包,拿起了一条九尾鞭,反身抽了起来。真是个婊子,淫荡的身体竟然在我激烈的鞭打下兴奋了起来,雪白的身躯上慢慢的开始转红,红的似血。红到连鞭痕都消失了,下体的淫水越聚越多,终于会流成河,顺腿而下。随着鞭打扭动的身躯突然停滞了,脖子高高的后挺,趴在了地上,四肢剧烈的抽动着。高潮了……看着她的高潮,我停止了抽打,抱起了高潮后无力的她,用力的扔在了床上,转身提起了" 工具包" 走向了她……} 荒淫无度的一夜,各种道具我们几乎尝试了个遍,我会的我用了,我不会的我在静的指导下也用了。捆绑、滴蜡、鞭打、乳夹、吸阴、扩阴、跳蛋、假鸡巴、灌肠、口交、肛交甚至到最后针刺我都试了,异样的刺激让我兴奋、陶醉、迷恋、刺激。原来可以这样玩,我真是太浅薄了,以前和琳的做爱真的是太小儿科了。这一夜,我迷失了……迷迷糊糊中,在激情的间隙静反复的用琳来刺激着我,反复的让我说更爱谁,他妈的,上了头的我似乎说出了" 我爱她" 呵呵,真的是很搞笑,再怎么样我也不可能会爱上这个真正的婊子。但是我说了,我更爱她!荒唐吧?真的是TMD太荒唐了。可是我的确这样说了。也许是太压抑,也许是太激动,也许是太刺激,也许是太愤怒,也许……没有也许。总之,我许诺了,我无耻的撒谎了……当我最后激动地不断大声说着;" 我爱你,我最爱你时" ,一阵剧痛从脑后传来,眼前黑暗了,意识丧失了,记忆停止在了那一刻……对了,痛,不只是心痛,脑袋更痛。剧烈的痛……记忆慢慢的理顺了,意识也逐渐恢复了,头也越来越痛。手脚也有了感觉。不对,我是怎么了?怎么会头疼?我猛的睁开了眼,想坐起来,却无能为力,我发现我被捆住了……清醒后,眼前站着一个人,一个我恨之入骨的人——X涛。我日日夜夜恨到" 铭心" 的杂碎。一个在心中撕碎无数回而没能抓住的杂碎。我最大的恨!此时却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有恃无恐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呵呵!清醒的大脑让我感到自己真是悲哀!我费尽精力想要找到的仇人终于占到了我的面前,我却无能为力!因为不是我抓住了他,而是他绑住了我……虽然动不了手,但是我依然想动下口,可惜,这点愿望也不可能实现了!我的嘴也被封死了。我成了手、脚、口均无处发泄的废物,起码目前是这样。我只能用目光去" 杀" 死他,可惜这是永远也无法实现的幻想。留给我的,除了愤怒的压抑,也就只剩下愤怒的压抑了……" 呵呵!峰哥醒了啊!您老人家可真能睡啊!" 听着X涛轻佻的讥讽,愤怒的我只能用恶狠狠地用目光去反击。" 呦!火气还挺大,可惜现在是动不了了!真替你可怜!搞了你老婆的奸夫在眼前你却动惮不得!太可怜了!" X涛继续挖苦着。" 想杀我啊!可惜你没机会了,现在你在我的手上,只有我杀你,没有你杀我了!" " 觉的很不可思议吧,我一个小杂碎,却能抓住你这个大人物!呵呵,谁教你风流呢?玩女人玩的忘乎所以!玩的放松了警惕!活该啊!现在落到了我的手里,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了!呵呵!你也有今天。看你个窝囊样子!还是给你个明白吧!出来吧,静!哈哈……" X涛嚣张的笑着。一阵碎步响起在耳边,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面前,是静。" 呵呵!对不起啊!峰哥!不过昨天你也算爽了,就别怪我了啊!" 静捂着嘴出现在了我面前!我明白了,原来静从开始就骗了我!她一直都和X涛联系着,两个人本来就是一丘之貉!我太蠢了!太自信了!以为自己打动了静的心,肉欲和谎言蒙住了我的眼睛!蛇蝎一般的女人啊!蠢猪一般的我!" 呵呵,静,峰哥也醒了!咱们接着进行下一步吧!琳姐也快到了,你去外面看着,不要出什么岔子!有异常通知我们!" X涛吩咐着。" 我们?" 我有些诧异。似乎感到了我的疑惑,X涛对着我身后招了招手,第三个人出现了,一个瘦削的陌生年轻人。" 峰哥你估计还不认识,我来介绍下,这是钩子,我兄弟,一起玩你老婆的兄弟!" X涛假惺惺的介绍着、刺激着我。" 钩子?另一个杂碎!" 看着眼前的三张恶毒的脸,我愤怒的挣扎了起来。望着我无用的挣扎,三个畜生呵呵的笑着,越笑越开心,越笑越激动,越笑越……不一会,笑声结束了,静离开了,钩子又走到了我身后,X涛地下了身子,蹲在了我面前,带着得意的笑容开始了最后的解说。" 峰哥啊!其实我们也不想搞成这样啊!实在是没办法,我们也想好好的活着。是,我是不对,搞了嫂子,给你带了绿帽子。可是也最不该死啊!你也太厉害了,让我们都不敢再露面!我胆小,没办法,只能这样了!你死总比我们死好啊!"" 为了我们今后的安全,只能牺牲您老人家了!不过,你死之前,让你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再免费让你看一出大戏!也算对得起你了!呵呵!"" 从我第一眼见到琳姐时,我就被她迷住了,太诱人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上了她,于是我开始一步步的计划着,最后我成功了。不得不说,琳姐太优秀了,开始我只想玩玩,满足下自己的欲望,可是随着和琳姐的接触越来越频繁。越来越了解。我发现我是真的爱上了她,我要拥有她,拥有她的身体,拥有她的心,拥有她的一切……"" 可惜,我费尽苦心,使劲手段也没能成功!我得到了她的肉体,可我怎么也没能得到她的心。也许你不相信,可这是事实。到现在我也没必要再去骗你。的确,表面上琳姐是背叛了你,可是你不明白,真正的事实是琳姐她只是背叛了她自己,她的痛苦你知道吗?原本她的心中只有你,只有你们这个家。她只想为你相夫教子,白头到老,为了这个她深深地埋藏了自己对性的追求,掩藏了自己本能的欲望。可惜我的刻意使她背叛了自己的心,每次她和我好像是很愉悦,但是我知道,那只存在于那短短的一瞬,过后她就陷入了极度的自责和痛苦。甚至连半点温存的机会都不留给我。事后总是匆匆离去,连去宾馆也不肯和我夜宿在一起。甚至我甚至只能用春药将她搞昏,用绳子将她绑住才能留下她。我算什么?我就是一工具,一个供她发泄欲望的工具。一个惩罚她出轨的工具。对了,你不想知道琳姐是怎么被我搞到手的吗?算了,看你现在这个熊样,我都告诉你,还要多亏你们生了个女儿,要是你们有的是一个儿子,我想我一点机会都没有……她跟我说过,她觉得没有为你生下儿子很对不起你。这个也许是因为她的父母的灌输,从小的生活,让她渴望有一个丈夫之外的家庭男性成员,一个儿子,或者一个弟弟。而我就利用了这一点,我的不断努力终于让她认为我就是在她心目中的这样一个化身,一个小弟弟,甚至就是一个" 儿子".我说做的一切就像渴求糖果的小男孩一样让人无法拒绝。不过糖果用肉体来代替了而已。我一点点的得到了她的信任。于是,我得手了,我得到了她的肉体,并且一次次的逐渐开发、解放着她的欲望。呵呵,记得书上写着,越是衣食无缺,越是事业家庭美满的女人,心里的欲望就越强。还要感谢你,你没有满足她的身体欲望,不然我怎么可能成功!哈哈,多谢你了!峰哥……哈哈……" 看着愤怒的我X涛得意的笑着……突然,X涛好像想起了什么,停止了得意的笑容,脸开始扭曲了起来,站起来狠狠地踏了我几脚。" 妈的,你有什么好的?能够让琳姐对你如此的死心踏地,忠" 心" 不二!她不止一次的亲口对我说,她的心里只有你。肉体上和我所做的一切只是用来满足她不敢在你面前表露的潜藏在内心深处的欲望,但是除了身体别的什么都不会给我。而且说了,如果露出半点马脚,立刻会断开和我的关系。而且时间只限1年,一年后立刻分手。时间是如此的短暂,所以我才会和黑蛋、钩子一起搞她。我要让她沉迷于肉体的欢愉中,我要让她离不开我,可惜,我还是失败了!我终于明白,原来我永远不可能代替你,我永远得不到琳姐的" 心" ,琳姐的"爱" ,你真的应该自豪,你一直胜利着……我不甘心,我这么优秀,潘、驴、邓、小、闲。除了邓我什么不具备?那点不比你强?而金钱也只是因为我只是比你缺了些时间。给我和你一样的时间,相信我不会比你差。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越是这样我越是爱她,我越想拥有她,我要和她永远在一起。可惜,这只是不可能实现的幻想,我知道早晚我们会分开的,一年的时间实在太短,我只能去更加珍惜这有限时间内和琳姐的每一分,每一秒。可是我没有想到,老天竟然连一年的时间都不给我,琳姐突然通知我要结束了!因为你有可能已经发现了什么,所以我们必须提前结束。我傻了、我疯了、我狂了、我……我不甘心,我不愿意,可惜不论我说什么,琳姐都毫不动摇,始终坚持她的决定。我很失望,但更多的是无奈,我需要时间和机会,我决定怎么也要再拖上一段时间,最起码也要有个最后一次激情的记忆,我恳求琳姐再给我们最后一次放纵的留恋。琳姐经不起我的哀求无奈下同意了,但是告诉我只能再来一回,最后一回,而且一切要由她来安排,不然连最后一次的机会都不存在了。我再不甘心,可又没办法去反对,只能不甘的接受。于是,那天我按照琳姐的安排和她去XX宾馆做最后一次激情的纪念。为我们的关系做一个了结。呵呵,结果……我是胆小,那天在宾馆,我真的是吓得半死,连滚带爬的逃出了宾馆,连家都不敢回,连夜跑到了M市。第二天我想起了家里还有那些照片和录像,这些不能被你发现,于是让静去家里把那些拿走,可惜静去晚了……对了,就是这一回我放弃了跑路的念头。呵呵!你口口声声说我是畜生,你干的又好到哪里去了!我玩了你老婆,你就要玩了静!我们3个轮了你老婆,你和那个警察就轮了静。这是什么逻辑,我做的一切和静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那样对待她?我越想越不甘心,咱们都是他妈的一路货色,凭什么我要躲起来,而你却没事!凭什么你能拥有一切,而我不能?看着静的哭诉,我决定不再跑了!你要报复!我也想要报复!你拥有的我也想要拥有,我放弃了念头又回来了,我不但要得到琳姐,我还要你所拥有的一切!当然,我是无法和你相比的,你拥有地位、金钱、人脉和舆论的支持!我没有,所以我一开始只是想想而已,可是,黑蛋的下场,让我明白了你和我只能有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黑蛋他不过是上了一次你老婆,现在下场是什么呢?双腿残废了!也许今后都要在轮椅上度过余生了,而我上了那么多次,那我又会有什么下场呢?除了死,或者说是生不如死才是唯一的答案吧。我终于想明白了!不反抗只有死。于是下定决心的我设计了后面的这一切,你以为自己真的有那么高的魅力吗?随便强奸一个陌生女人都能够让她爱上你?告诉你,是我让静主动去联系你,引你入彀,然后让静一步步的引导你去堕落、去变态,呵呵,过程很享受吧?操……当然不能忘了让你去侮辱琳姐,我要让她看清楚你的本质,认为你很无情和残忍。让她对你死心,逼她离开你。但是我没想到,琳姐竟然那么在乎你,那样的侮辱都能忍受下来!我真的很嫉妒,很不甘。我一定要得到琳姐,让琳姐没有回头路,只能离开你。我决定现身,制造一个假象,布下这个更大的局。我让静给你寄了那封信,呵呵,那里面的都是老东西,PS过的!可惜你蠢,竟然没看出来。那张支票是最后一次去宾馆时琳姐给我的" 分手费" ,呵呵,很可笑是不?我承认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就是个鸭子,就是个工具。当然,我知道其实在琳姐心里我始终是个可爱的" 弟弟" 就是了。那些钱也只是对我们关系的一种结束,让我彻底死心,当然我知道琳姐是关心我这个" 弟弟" 的。这钱名义上是资助给我留学的费用,实际上却是让我离开的" 安心钱" 罢了。可惜她的好弟弟还是利用了她,在确认你收到信的同时我以手中还有光盘的名义要挟了琳姐,强迫她出来见我,方便让你亲自去" 捉奸" !我还威胁她,告诉了她黑蛋的下场,而后说我已经走投无路了,我要为了生命而反击,如果你不放手,我会杀了你。于是她怕了,让我不要冲动,一切好商量,呵呵,为了你她出来了!后面的你都知道了!你个蠢货,自以为看到的就是真相,殊不知这就是一个局,让你歇斯底里的一个局。让你亲手彻底的断掉琳姐心里保存" 家" 的那一丝委屈求全的幻想。给我一个可以趁虚而入的机会,哈……哈……哈哈……" 卑鄙,X涛你个卑鄙的小人……" 说不出话的我心里怒骂着,身体愤怒的挣扎着,眼睛死死地盯着面前的这个人渣,希望眼中的怒火可以焚化眼前的畜生……可惜,眼神是杀不死人的,看着我愤怒的挣扎,x涛和身后的刀子越发得意的狂笑着……畜生们的狂笑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X涛停下了笑,走到远处接听了这个电话,不一会,挂断了电话,兴奋地走回了我的面前," 呵呵,静看到琳姐的车了,她应该是马上就到了,让我送给你最后一个礼物,让你亲眼看着自己的妻子是怎么投入仇人的怀抱。哈哈,感谢我吧!让你能够最后看上一出大戏!" 说完,挥手示意钩子将我带到一边的衣橱中。钩子从后面一把托起了我,将我带入了身后卧室的衣橱中,顺手带上了柜门。嗯,衣橱很宽大,两三个人进去都没问题。衣橱中有几个镂空的洞,能很清楚的看到卧室的全貌,透过卧室的大门还可以看到一部分客厅中的景象!可能是钩子还怕我不老实,一手紧紧的箍住我,另一手握着一把匕首压在了我的脖颈上。哎……这下是想动都不敢了。实在是太郁闷了。愤怒而又无奈,估计就是我现在心情的写照吧!一会功夫,门铃响了,X涛打开了门,迎进来一个人,透过卧室的大门我看见那个人就是我的妻子,琳。一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庞上显露出疲惫的神色。憔悴到了极点。看着眼前那熟悉的身影,昨天我恨不得掐死,可现在应该恨却怎么也恨不起来。虽然X涛揭示了一切,但是心中依然有着一个结,虽然她没有彻底的背叛我,但毕竟她还是背叛了我,不论怎样,她出轨了!不过X涛说后此时我的心已经没有原先那样撕心裂肺般的痛了,看着憔悴的斯人,我很想大声的提醒她,叫她快走,并像以前一样挡在她面前保护她,如果可以,我一定会这样去做,可惜,现在的我却无能为力,一种深深地挫折感附上了心头,久久不能平复……琳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外,我看不见了,估计是坐在了沙发上,若有若无的声音告诉着我,两个人应该在说着什么,可惜声音太小,我听不清楚。实在是郁闷极了……正在我郁闷的时候,一阵淫声浪语传入耳中,仔细的分辨下,我汗然了,不是琳和那个畜生,竟然是静和我。" 啊……啊……好哥哥,再大点力,美死我了……快……再快点……"" 骚货……你个他妈的婊子……捅死你……我要捅死了……"" 啊……"" 啊……" ……" 峰哥,爽吗?"" 嗯……爽……" ," 比你老婆怎么样啊?"" 操,别提那个贱人,她不配!"" 咯咯,峰哥,你喜欢我吗?"" ……喜欢……"" 你爱我吗?"" ……爱……"" 比起那个婊子,你更爱谁?"" 妈的,要我说多少次,别提那个贱人……她不配让我去爱!"" 嗯……你告诉我吗!"" ……好了好了,我爱你……我更爱你……我最爱你……"" 啵……峰哥你真好……呵呵……让你的最爱来好好的伺候你……"又一阵淫声浪语响起……我的脑中一下子炸了锅,这是……这是昨晚我和静在宾馆中的淫情浪景。怎么会在这里重复?我明白了,卑鄙的X涛和无耻的静,那一幕被拍下来了,此时正播放给琳欣赏……怎么会这样?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怎么去解释那些可以将琳的心打入地狱的恶毒言语,难道说那些都是假的,是我脑子糊涂了,在气极了的情况下才说出的吗?琳能信吗?琳不信的话会怎么样了?乱了,全都乱了,一股掺杂着恐慌、内疚、羞愧、自责的情绪充填满了我的心胸,我慌乱了……迷迷糊糊的不知道多久,飘出天外的心被一阵由远到近的拉扯声带回了身体。眼前的卧室中出现了X涛和琳的身影,X涛拉扯着琳,进入了卧室中。" 放开我,让我回去,别说了,什么都别说了,是我先对不起老公。不怪他,全是我的错。你放开我……" 琳拍打着X涛,甩开了X涛的手臂。大声的诉说着。" 别这样,琳姐,给我一个机会吧,也给你一个机会。和我在一起吧!你老公已经不爱你了!你想想看,这些天他对你的所作所为?他是在报复你!和别的女人一起折磨你,爱你是这样的吗?你是错了,但是他错的不是更多……" 听着X涛的话。感到一阵天昏地转后,我终于清醒了,是啊!这些天我都干了什么?心里不断地对自己说琳是我的至爱,可对着自己的至爱我又干了什么?只有羞辱和肆意的凌辱报复!爱一个人就要去呵护她,关心她,包容她的一切,给她爱,可我给了他什么?只有伤害!如果我是真的爱她,对她的背叛接受不了离开不就好了!为什么又要去伤害她,报复她?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我在乎的到底是什么?" 琳姐,别再自责了,你没有错。你并没有背叛他,你只是背叛了你自己。背叛了你心中的梦想。但是我能给你一个更好的梦想,我能给你一个新的" 家".完美的" 家".无论是从身体上还是从心里,我都能带给你快乐。相信我。" " 不,不要再说了,我绝对不可能和你在一起。是我对不起他,他怎么对我都是应该的,我心甘情愿,我背叛了他,他应该惩罚我,都是我的错……" 妻子的话让我打断了我的思考,让我感动不已,羞愧无比……" 你醒醒吧,琳姐,追求性的真挚是人性的缩影。每一个健康的男女都有权利追求更高的快乐。怎么能说你错了,如此美丽动人的你今生怎么能只拥有一个男人……没有一个男人配的上独自占有你……相信我,我能带给你比他更大的幸福。和我在一起的快乐不是说明了这一切吗?你没有对不起你的老公,你看看他,能够毫不犹豫的和别的女人一起玩弄你,如果说你和我在一起时是偷情,那你老公和静在一起又算什么呢?" 听到这儿,我感到心中的愧疚无限的扩大……是啊,我又凭什么和静搞在一起,别人搞了我的老婆,我就可以搞别人的女友?还肆无忌惮的和静一起折磨、侮辱我的爱人。我真的没有错吗?真的给了琳爱吗?她真的幸福吗?以前和琳的一切都浮现在眼前……,她无论工作有多累都没有抱怨过反而每次回家为我换下脚上的鞋,每次不顾辛劳的送我到机场,每次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我的父母,每次独自的带着女儿,每次坚持着亲手做饭给我们吃,以及她为了支持我而冒着犯罪的危险,违反纪律的数次挪用公款……这些默默地支持者我和这个" 家" 的情景一幅幅的在眼前闪过……而我又做了什么?一如既往的理所应当,一如既往的只为自己考虑而不顾她的感受……美其名曰的为了" 家" 而不顾她的劝阻去了广州。我终明白了,我在乎的是我自己,我真正爱的是自己,我对自己的爱远远地超过了对妻子的爱,可她却依然忍受着寂寞鼓励着我,支持着我。我真是连猪狗都不如,我真是一个混蛋……我才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我有什么资格去怨恨她,有什么权力去阻止她追寻自己的快乐。我有什么资格去抱怨她伤害了自己……这一刻我好恨我自己,我甚至期望着琳去答应面前的X涛。追寻自己的幸福。" 不,我很清醒,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我伤害了他,他怎么做都是应该的……" 妻子的眼角流出了泪水……看着流泪的妻子,她的回答令我更加羞愧,滴着血的心自问:我是人吗?不,我是人,我真的不是个东西。" 琳姐,不管如何,你能否认你不爱我吗?和我一起时的快乐出卖了你!别再欺骗自己了,想想我们在一起的快乐。你是爱我的……你……" " 够了!" 妻子急促的嘶喊声打断了X涛的话。眼泪汹涌而出……" 不是的,全是我的错,是我背叛了他,我应该受到惩罚。咱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因为我终于确定了我的心里的确只有峰,没有你。被峰抓住前,我也多次的企图欺骗自己,给自己脱罪的借口,欺骗自己曾经爱上了你。如同峰一般的爱,甚至欺骗自己爱你超出了峰,因为和你在一起时那种身体的愉悦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令我快乐。做爱时看见你就仿佛看见了自己最亲密的人,甚至当时认为你就是我的老公。但是你知道吗?每当我冷静的时候,我只有更加的痛恨自己,你给我带来的快乐远远地无法抵消我心中的痛,心中的自责。我无法原谅自己,我对不起" 家" ,更对不起峰。而且我终于发现和你做爱兴奋时脑子里显现的不是你,而是峰,嘴里呼唤的也不是你,而是峰。"" 不,不可能……你骗人……"" 对不起,小涛,我没有骗你,我也曾经想否认这一切,沉醉在你带给我的快乐中,但我始终是骗不了自己,我的心里的确只有峰,没有你。这几天来冷静的沉思,也让我更加确认了这一点。我的脑海中只有峰的身影。明白了你带给我的始终只有身体上的快乐,而且我发现和峰一起做爱时给我的快感要远远地超出和你在一起时,当他羞辱我,鞭打我,折磨我,操我的时候带来的那种感觉是咱们之间永远无法做到的,和你在一起的放任是因为我爱他,我无法让自己淫荡的一面在他面前显现,可是,当我终于无法伪装自己,将全部呈现在他面前时,我感到深深地松了一口气,那种心甘情愿的交融是那么的美好。我恨我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放下自己可笑的伪装去早一点追寻这一切……我好恨我自己……"" 这几天和峰在一起后我终于知道了自己内心最真实的反应,的确和你在一起虽然很刺激,也很快乐,但是总感到缺少什么,缺少的就是咱们之间所没有的依恋啊!"" 今天重新见到你的那一刻我再次确定了对峰的那种依恋就是彻骨铭心的爱。这几天我闭眼时是峰,睁眼也是峰,梦里是峰,醒来也是峰……我爱他,我不能没有他……"" 对不起,我给不了你这种感情。咱们之间只有孽,没有爱。我是个无耻的女人,我不想骗你,正如那次你抱怨的那样,你的确只是峰的替代品,你无法也不可能代替峰。对不起,我无法欺骗自己,我的心已经全部留给了峰。不可能再给你丝毫……"" 我就是一个荡妇,我同时伤害了你们两个,我的至爱和我的弟弟。是啊,我不否认我对你的感情,但那不是对丈夫的爱,那是一种对弟弟的爱,甚至不是爱,只是对刺激变态性欲的追求。在我的心中你就像我一直在心中幻想着存在其实并不存在的弟弟,能带给我快乐的弟弟。我欺骗自己给自己借口:你是我的弟弟,我给不了你对丈夫的爱,我应该满足你其它愿望。所以我迁就你,满足你。让你拍照,让你发泄,让你调教,甚至还和你的朋友一起做爱……其实这只是为了满足我身体上变态无耻的需要。我好下流,我好恨我自己……"" 我是个贱女人,我也对不起你,我欺骗了你。为了满足我变态的需求,给了你幻想,给了你假象。但我更对不起我的老公,我今生的至爱峰。我是这样无耻的一次次的伤害着他。背叛着他,为了满足自己的肉体。那么肮脏的一次又一次……"" 我是这么的恨我自己……为什么可以光明正大的找借口迁就你,为什么和你错了一次又一次,为什么不去激烈的反抗……其实这一切的真相只是,我真的是个下贱的婊子、荡妇,我满足于一次次变态性爱带给我的刺激和快感……我欺骗了你!欺骗了峰!欺骗了所有人!我就是个贪心不足的无耻女人,我还沾沾自喜的陶醉在自己的幻想中,我还以为能够同时拥有峰和你,我还自认为完美的处理了一切。我终于明白了我是这么天真。以为自己能掌控所有。可是天在看,老天终究会给予我惩罚的。我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现在我不敢奢求峰原谅我,他对我所做的都是我自找的,是我应该承受的,哪怕他不要我了,我也只能接受这一切,但是我不能再骗我自己,我的心这辈子都留给了他,丝毫的容不下其它人,包括你。我不可能像对待丈夫那样爱你,我不能把你当成我的丈夫,不能和你组成一个" 家".我只能把你当成弟弟,小涛,姐姐对不起你,我们不能一错再错,我们之间结束了,不管峰要不要我,我不能也无法再满足你任何的要求,更不能和你在一起。你还年轻,去追寻自己的梦吧,忘了我这个卑鄙无耻的女人吧。对不起,原谅我吧……"听着妻子的哭诉,我越来越羞愧、自责。眼中流下了忏悔的泪,心里大喊着:不要再折磨自己了,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身体开始激动了起来,忘记了自己脖子上的刀,只想挣开绳子,撕掉嘴上的胶布,大声喊出心里的话,将妻子紧紧地拥入怀中。" 不,我不信!" X涛撕心裂肺的吼叫声让我更加的激动,更加的对妻子愧疚,愧疚到了顶点,不顾一切的挣扎了起来……" 他妈的,别动!" 感觉我开始挣扎,,钩子一只手紧紧地搂住我,拿刀的手狠狠地用刀把击打在了我的后脑上。我眼前顿时一片黑暗。顿时昏了过去。" 别碰我,拿开你的手……" 妻子的呼喊声让我突然从昏迷中惊醒。眼前只看见X涛不甘心的搂抱着想要离去的妻子,妻子在剧烈的反抗着。" 琳姐,别啊,你忘了咱们的快乐吗?来,让我给你揉揉,你不是最爱这个了吗?" X涛左手紧紧地搂住妻子,右手已经握住了妻子左边坚挺的乳房,狠狠地搓动着。挣扎不开的妻子狠狠地咬住了X涛的肩膀。咬的很狠,很狠……" 啊,……妈的,臭婊子,你敢咬我!" " 啪!" X涛右手重重的击打在妻子的脸上。" 妈的,臭母狗,给脸不要脸,妄我对你一片苦心,这么尽心尽力的伺候你。操,什么弟弟,你就是条骚母狗,我是你的主人。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还唧唧歪歪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说着一把抓住妻子的头发,一边啪啪的抽打着妻子的脸。一边伸手去撕扯她的衣服。妻子死命的护着衣服,拼命的挣扎着。可是柔弱的她如何敌得过一个孔武有力的X涛。她喊的已经声嘶力竭,衣裙被那X涛撕开,妻子绝望的泪水从眼中涌出、顺腮滑落……看见这一幕,我的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不顾钩子的压制剧烈的挣扎着。只想把眼前这几个杂碎撕烂……钩子拼命地压制着,但是还是没能压住暴怒的我。挣脱开的我一头撞开了了柜门。柜门打开的声音,惊动了无助的琳和正在肆虐的X涛。